阪泉

地名背后的历史:“涿鹿”、“阪泉”上古音义考
更新时间:2019-12-27 15:44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“涿鹿”和“阪泉”是我国历史上留下来的两个最古老的地名。作为“华夏”文明的“地标”,关联着五千年前“华夏”初成之际的两场战争。所以,“涿鹿”和“阪泉”,应该是古汉语最为底层的两个词汇。本文试图从语音学的角度,对“涿鹿”和“阪泉”这两个地名进行解读,并以此揭示上古汉语和蒙古语的底层关联。

  关于“阪泉之战”,《列子》、《孔子家语》、《左传》、《大戴礼记》、《史记》均有记载。昔者,“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”(《列子·黄帝》)。“(黄帝)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,三战而后克之”(《孔子家语·五帝德》)。“(炎帝)遇黄帝,战于阪泉之兆”(《左传·僖二十五年》)。“(黄帝)以与赤帝战于阪泉之野。三战,然后得行其志”(《大戴礼记·五帝德》)。:“(黄帝)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。三战,然后得其志”(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)。

  要弄清“阪泉”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?必须弄清“阪泉”这两个字在上古汉语中的读音。

  关于上古汉语存不存在“复辅音”,这在学界是一个争论已久的线年,在第二届远东会议上,英国汉学家Joseph Edkins在其提交的论文《文字产生之初的汉语状况》中,首次提出汉语曾有复辅音声母的观点,其后,法国学者马伯乐、瑞典汉学家高本汉、我国学者林语堂又对此作过进一步的论述。其中,影响较大的为林语堂的《古有复辅音论》。但是这一主张,也有不少人反对。唐兰在一九三七年曾著文反对,力主古汉语无复辅音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来越多的学者发现,“复辅音说”可以解释音韵学史上的不少疑团,“上古汉语有复辅音”,遂成为学界普遍接受的观点。学者严学宭就认为,“山西晋中、上党、雁北等地的所谓汉语骈词,实际是pl、tl、kl二合复辅音的痕迹。”而高本汉构拟的复辅音有gl、kl、xl、tl、sl、bl、pl、ml、xm等19种之多。

  “阪”,上古音拟构“bran/blan”,与怀仁话将“绊”说成“卜拦”一个道理。

  “泉”,明代以前的汉语中是没有“j、q、x”声母的。其对应的声母为“g、k、h”,而“g、k”,在上古汉语中,是可以互转的。“泉”字上古音拟构“(s_gen)”。

  略通蒙语的童鞋马上会明白过来:“卜兰根”,就是“布拉格”,就是“卜浪根”,缩读后就成为“不拉”、“不浪”,蒙语的意思是“泉水”。用作地名,就是“有泉水的地方”。

  “古无舌上音”。这是清代历史学家﹑汉语学家钱大昕提出的一条汉语声母演变规律。说的是在上古声母系统中,只有“端[t] ”、“透[t] ”、“定[d] ”、“泥[n] ”这组舌头音声母,没有“知、彻、澄、娘”这组舌上音声母。舌上音声母是后来从舌头音“端[t]、透[t]、定[d]、泥[n] ”这组声母中分化出来的。对此,老宋在《怀仁话:古汉语的活化石》文中已做过详细说明。

  “涿”,上古应在“d/t”母。《说文解字》:“涿,流下滴也。从水豖聲。”段玉裁注:“今俗谓一滴为一涿,音如笃,即此字也。”就是说,“涿”,最初为拟声词,就是水珠下滴的声音。不管汉字读音如何变化,自然界“水珠”下滴的声音是永远不会变的。其音正如段玉裁所注:“音如笃”。“笃”,现代汉语(普通话)注音“du”,现代汉语韵母为“u”的,上古汉语韵母为“a”,“笃”,上古音“da”。也就是水珠下滴之“嗒嗒”。“涿”上古音“da”。

  “鹿”,我们说,现代汉语韵母为“u”的,上古汉语韵母为“a”;现代汉语韵母为“e”的,中古汉语为“a”。“鹿”之上古音可拟构为“la/ra”。

  “涿鹿”,上古音“d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阪泉在哪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